<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关案例 >



三网融合试点近一年


最先提出三网融合夭折论的是工信部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4月4日“2011中国三网融合高峰论坛”上,他一句:“我很久没被叫去开会了,三网融合恐怕已经夭折。”道出了三网融合目前的尴尬局面。
  4月28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发展司司长张峰回应,在三网融合推进的过程中,存在有关认识和理解不一致的问题,三网融合是一个长期过程。不过,工信部仍然坚定信心,积极推动。
  决心虽然坚定,但并不代表对现状的乐观。中广互联副总经理汪海天回忆,在去年底的广电行业趋势年会上,他与凤凰新媒体执行副总裁王育林先生共同宣布启动“三网融合风云榜”征募工作,并计划于今年8月的第三届“三网融合中国峰会”上揭榜。
  汪海天向记者表示,在迄今为止的近半年时间里,中广互联一直坚持开展每月走访几个城市的调研工作。“对于进展确实很难表述。我虽然并不同意‘夭折论’,但是也确实没有看到哪个试点城市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流媒体网CEO张彦翔认为,试点城市的意义目前还没有看出来。似乎都没有什么过多的进展,“只是在三网融合的政策下干着以前就在做的事”。
  根据流媒体网的统计数据,到2010年底全国IPTV用户数量达800万户,其中百视通与电信运营商合作发展的IPTV用户超过600万户,大量用户来自上海和江苏。“IPTV用户数增长并没有想象中快,而且暂时运营商还看不到盈利前景,这也是为何IPTV在运营商相对强势的地区发展较好,因为当地电信或联通的资金实力也强。”一位地方电信IPTV负责人表示。
  与此同时,广电方面在宽带领域的突围则更加艰难,个别中小试点城市广电方面尚无力开展宽带业务。去年7月,广电正式成立NGB项目工作组时称,NGB总体投资规模将达3000亿。中广电通CEO殷建勇表示,目前国资委针对NGB的千亿级投资并没有批下来,实际上各地NGB和宽带项目的资金都是地方上投的。一位试点城市网络公司总经理向记者证实:“暂时我们还没开展宽带项目,宽带发展感觉压力很大。在省里布置下,今年我们已经启动NGB改造了,钱全部是自己投的,压力确实不小。”
  消息称,各试点城市虽然陆续提交了“融合方案”,但截止到目前,还没有一地的融合方案获得当地政府批准,更未得到国务院批复,原定今年初推广的第二批试点城市名单也迟迟难以出炉。最新消息是,已放弃今年推出第二批试点城市。
  “如果现有的监管体制不改变,到三网融合第一阶段结束(2012年底)前,三网融合不可能有实质性的进展。”资深电信分析师付亮表示,“2012年底前,无论是广电,还是电信,三网融合都不是重点。广电忙着自身整合,电信运营商忙着3G。”
  汪海天猜测,也许,试点城市无重大进展与《三网融合试点实施方案》还没有公布有关系,如果上面还没有批准,下面自然也不敢有大动作。“此方案之前说是将于今年5月份国务院正式确定之后公布,看来应该是快了。”
  合资公司穿上“皇帝新装”
  由电信运营商与广电合资,成立三网融合合资公司,被不少业内专家认为是促成双方精诚合作的好办法。一般来说,由于协调难度较大,该工作目前由地方政府领导挂帅的三网融合工作小组主抓。
  全国范围内第一批成立三网融合合资公司的是武汉和上海。去年12月16日,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与武汉广电高调组建了武汉市三网融合合资公司。当时《湖北日报》称,通过成立合资公司,将原本竞争双方捆绑在一条“船”上,这一全国独一的“武汉模式”由此开启。
  与此同时,上海的合资公司筹备同样紧锣密鼓,2010年底,沪上媒体传出消息,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SMG)和中国电信上海公司已经决定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与武汉的高调相比,上海方面合资公司的成立甚为低调,据运营商内部人士透露,今年年初上海的合资公司也已经悄然成立,暂时还未对媒体披露消息。
  原上海文广百视通副总裁龙奔向记者表示,“我离开百事通公司之前合资公司还没成立。成立合资公司是一种应对竞争的策略,合作双方可以把融合业务取得的成果固化下来,避免桃子被他人摘取。在落地天花板越来越低的情况下,这种方式有护市的意义。”
  在国内其他城市,融合网主编吴纯勇介绍,2009年,湖北鄂州联通和当地有线成立合资公司,山西移动和原山西省网成立合资公司,分成比例是7:3;宁夏电信和宁夏有线成立合资公司,分成比例是6:4,这些公司都在运营IPTV。“这种合资行为,有利之处在于双方可以收获真金白银,绝大多数都会冲击当地的有线电视网络,形成市场层面的优胜劣汰,但弊端在于对有线电视本身的冲击,如果有线电视业务没有做好,便很难平衡之间的关系。”
  对于武汉三网融合合资公司的成立,武汉市信息产业办公室有关负责人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合资公司的建立就像一对男女,是先结婚再恋爱。虽然“由电信广电五五开合资,双方轮流坐庄”的三网融合“武汉模式”创业界先河,备受专家好评,但公司成立半年来,注册资本到位的仅有第一阶段的600万元,与原计划2亿元相去甚远。一位当地电信人士透露,“600万只是杯水车薪,合资公司目前没有运行情况。”
  于是,“空壳公司”的担忧浮出水面,而成立之初“武汉已聘请第三方证券公司对合资公司进行架构设计,并希望合资公司在成立运营一段时间之后能够上市”的想法也已被无限期搁置。
  张彦翔称,“不少都是概念炒作大于实际操作,也没有具体的信息可以做参考,目前还没看到这些所谓的合资公司的具体业务运作,无法评判其作用。”
  汪海天认为,“理论上说,在试点方案没有被国务院正式批复前,责、权、利是不好明确的。”
  一个无法明确责、权、利的公司如何有效运维?最终很可能是,双方将各自的非核心资源象征性地装入合资公司,而组建一个“轻资产”的空壳合资公司,或者说是一件皇帝的新衣。
  监管窟窿易堵难疏
  在三网融合监管方面,主管机构不可谓不积极,IPTV牌照、互联网电视牌照无不意在规范行业,让产业链处于可控状态。
  不过,牌照似乎并没有束缚住厂商的手脚。通过与互联网电视牌照方如CNTV(中国网络电视台)和百事通等的合作,互联网电视内容可以说已经覆盖全国,无论三网融合试点或非试点区域,只要买回一台康佳或TCL等品牌互联网电视,即可看上与IPTV几乎一模一样的电视内容。
  中国电信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表示,“在互联网电视被广电总局严格限制之后,电视机厂商(国内)选择利用智能电视技术,试图绕过政策限制,开始生产内置智能电脑的智能电视机。”
  殷建勇和汪海天都认为,互联网新媒体的监管政策一直都是滞后的,而此事本月已有进展,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挂牌成立就是迄今为止的一大进步。
  “互联网电视的用户接受门槛低、市场覆盖潜力大,长远来看,是对IPTV运营模式的颠覆。不过目前还没找到各方都认可的盈利模式,再加上缺乏行业协同,存在相互拆台的现象。” 龙奔说。
  汪海天表示,除了IPTV,有线网互联网接入和手机电视也是三网融合业务,同样存在监管问题。比如用iPhone直接浏览拥有互联网视听牌照的视频网站算不算违规,难道还需要手机电视牌照?